被贬斥的绅士

  
  
  史料斑斑,充实证明白乐成人物经常蒙受各式百般的进攻与误解5_5_5_5_5_3_3_3_c_c。可能反过来说,因为常人所见不深,他们常错看有代价的人物、作品及举动——且慢,电影下载免费下载,其它一个也许是,人类常以成败论好汉,当好汉尚未乐成或是失败了,好汉就是狗熊;当狗熊乐成了,没有人乐意信托他是狗熊5+3+故+事+网。

  头脑家卢梭54岁那年(1766年)被人嘲讽说:“卢梭有一点像哲学家,正如猴子有一点像人类。”

  1786年,莫扎特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初演,落幕后,拿波里国王费迪南德四世坦白地颁发了感触:“莫扎特,你这个作品太吵了,音符用得太多了5 5 5 5 5 3 3 3 c c。”
  
  国王不懂音乐,【伦理】,我们可以不苛责,可是美国波士顿的音乐评述家菲力普·海尔,于1873年暗示:“贝多芬的第七交响乐,要是不想法删减,迟早会被裁减5~3~故~事~网。”
  
  好吧,乐评家也不懂音乐,可是音乐家本身该懂音乐吧!柴可夫斯基在他1886年10月9日的日志上说:“我演奏了勃拉姆斯的作品,这家伙毫无天禀,眼看这样平时的自大狂被人尊为天才,真教我忍无可忍5 5 5 5 5 3 3 3 c c。”风趣的是,乐评家亚历山大?鲁布1881年就事先替勃拉姆斯报了仇。他在杂志上撰文暗示:“柴可夫斯基必然和贝多芬一样聋了,他命运真好,可以不必听本身的作品5~3~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