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是少年

  几天以后。一纸诉状把中关小学告到了南城区人民法院。当法院的传票送达中关小学时,顿时在中关小学校园内掀起了轩然大波来源。原来,季小冬的诉状中称,学校开除他是毫无事实根据的。季小冬的诉讼请求有两条,一是要求恢复学籍,二是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2万元。

未满18不要点击

  季小冬含泪离开了校门,他走了一段路,眼看就要走近自家住的那条胡同口了,他突然又停下了脚步。这样回去,怎么对妈妈说呢?小冬的父亲三年前因车祸去世了,他的妈妈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每个月只有150元的生活费,母子俩相依为命,生活非常艰难,只能靠妈妈卖报纸赚点儿钱补贴过日子。这会儿,妈妈也许还没出门,回家去让妈妈知道自己被学校开除的事儿,会让妈妈伤心的。想到此,小冬急忙返身匆匆地朝市中心走去,一口气走了几条街。突然,小冬放慢了脚步,自己不可能每天在街上这样流浪呀!他转念一想,干脆自己也去卖报纸。他以前曾经跟妈妈去过报刊批发市场,认识几个批发报纸的叔叔,便匆匆地往报刊批发市场走去。来到报刊批发市场来源。找到了认识的田叔叔。小冬对田叔叔说,今天拿报纸记个数,等报纸卖完了再回来结账,田叔叔同意了。
  季小冬所卖的报纸中,有一份最畅销的《东江法制报》。平时星期天和节假日,小冬在跟随妈妈卖报时,就知道《东江法制报》最好卖。妈妈平时在南城区卖报纸,为了不致于让妈妈发现,小冬抱着一叠报纸来到了西城区。没过多久,小冬手里的报纸就卖掉了一大半。小冬感觉到有点儿累了,便坐在了街心花园边的椅子上休息。他打开《东江法制报》看了起来,当他读到一个少年因为在人行道上行走时。受到一家公司的意外伤害,少年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找律师做代理人与这家公司打官司,最后胜诉并获得赔偿时,小冬突然灵机一动,自己被学校莫名其妙地开除了,我何不去找学校打官司呢?想到此,小冬精神抖擞地站起来,准备去找律师。可是,到哪里去找律师呢?他又一想,《东江法制报》的叔叔阿姨们肯定知道到哪里找律师,于是,他按报上刊登的地址。找编辑部去了。
  
  这时,旁听席上不知是谁喊了声:“审判长,证人白小梅在这里!”审判长往旁听席上看,发现许多人扭头将目光投向了一个二十岁左右面容憔悴但长得很漂亮的年轻姑娘。审判长当即宣布:“请证人白小梅出庭作证。”顿时,一个女法警急步走到白小梅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白小梅没有预料到会在突然之间出现这一尴尬局面。她来旁听,是因为她是季小冬的班主任老师。众目睽睽之下,白小梅连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神志恍惚地跟随女法警走到了证人席上。
  当审判长要求全场肃静以后,法庭内这才恢复了平静。周律师在与佟兴元短暂的交头接耳后,站起来陈述被告方的意见说,原告因为家里太穷,为了达到敲诈校方的目的,才编造出了这么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来。周律师语气强硬地提出,请法庭立即找当事人白小梅作证,校方再考虑是否反诉原告诬陷的问题。
  
  
  
  当审判长最后请白小梅作证时,白小梅终于勇敢地站了起来,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这天早上,南城区中关小学的学生们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从四面八方涌向了学校的大门口WYwL。校门口贴了一张“公告”,大家走近一看,原来是学校把六年级1班的季小冬开除了。公告上写得明白,季小冬因屡犯校规,为了严肃纪律,经学校研究,予以除名。
  法庭经过审理,最后宣判,季小冬胜诉,中关小学恢复季小冬的学籍,并赔偿季小冬精神损失费2万元WYwL。而以身试法劣迹斑斑的佟兴元,也受到党纪国法的严厉制裁。后来,在街道居委会的帮助下,居委会用季小冬胜诉的2万元钱,给小冬的妈妈租下了一个报刊亭,从此结束了小冬妈妈沿街卖报的辛酸生活。

  
  
  
  中年女教师不知从哪里迸发出来一股勇气,她铁青的脸上充满义愤,未经审判长允许,就急步走到白小梅身边。伸手迅速地猛然拉开白小梅的衬衣领口,大声说:“看,这就是佟兴元侮辱白小梅时留下的伤痕!”在全场一百多位旁听者“啧啧”的惊讶声中。中年女教师又说:“审判长,请允许我出庭作证Xiz。”审判长点点头同意了。
  
  沉默,短暂的沉默,审判庭内的空气好像就要凝固了似的。突然,旁听席上站起来一个中年女教师,大声说道:“白小梅,你快说实话呀!”接着,旁听席上又站起一个年轻女教师,她也毫无惧色地说:“白老师,你说呀,快把真相说出来!”这时,法庭内的人们都发现,坐在被告席上的佟兴元,已经面无血色,脑袋也耷拉下来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和鼻尖上冒了出来。
  
  到了法庭公开审理小学生状告校方案子这一天,中关小学的不少老师、学生家长都早早地来到了法庭,市里电台、电视台和几家报纸的记者也闻讯赶来了。当审判长宣布进入法庭辩论,请原告方宣读诉讼状时,李珂律师代表原告季小冬慷慨陈词,说原告本人在学校期间,并没有屡犯校规的事实。而被告方的法人代表佟兴元之所以要作出开除季小冬的处理决定,是因为季小冬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佟兴元企图强暴年轻女教师白小梅的犯罪事实。李律师说到此处,法庭内旁听的人们顿时惊愕不已,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旁听者们都把鄙视、憎恨的目光投向了被告席上的佟兴元。
  中年女教师说:“我叫肖芝玲,是白小梅的同事。我来检举控告佟兴元的罪行!佟兴元一贯道德败坏。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十多年前。我刚调到中关小学时,他就曾经多次纠缠我,遭到我的强烈反抗以后,他怀恨在心,处心积虑地在调资、分房、评职称时刁难我。前些年,他还有不少调戏女老师的劣迹。白小梅分到我们学校后,他馋涎欲滴地经常围着白小梅转。上个星期的星期二下午六点多钟,当白小梅守着最后一个学生完成作业离开时,佟兴元神出鬼没地出现在教室门口,把白小梅挡在了教室里。正当佟兴元威逼利诱胁迫白小梅就范时,恰巧季小冬回教室找钢笔,无意间看见佟兴元正在侮辱白小梅老师的犯罪行为。由于白小梅当时顾及到自己的名声,没有呼救。但她坚决不从,拼命反抗,才留下了肩膀上的伤痕。事情发生后,白小梅找我哭诉过,由于我也考虑到白小梅的名声,而没有把这事儿张扬开。想不到佟兴元居然滥施淫威,把季小冬同学给开除了。这事儿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事到如今,还是请白小梅本人亲口说吧!”
  
  当审判长询问白小梅,校长佟兴元有没有调戏侮辱甚至是企图强暴的事实时,白小梅不说话,只是低下头不停地啜泣。审判长再次请她回答这个问题时,白小梅仍然低着头一声不吭。当审判长语气严厉地第三次请白小梅如实回答这个问题时,白小梅一边哭泣。一边轻轻地摇了摇头。审判长说:“证人白小梅,你的摇头是表示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呢,还是说被告没有这回事儿?请你如实陈述清楚!”
  
  中关小学的校长佟兴元,今年49岁,是个独断专行刚愎自用的人。当他知道季小冬居然敢诉诸法律。把学校推上被告席时。大为恼火。为了不致于输掉这场官司。佟兴元也去请了一位姓周的律师。周律师叫佟校长尽快回去收集有关季小冬违犯校规的证据,以免到法庭上毫无招架之力。
  
  
  
  小冬找到《东江法制报》编辑部以后,编辑部的一个阿姨打电话给小冬联系上了“利民律师事务所”的李珂律师。当李珂律师了解到中关小学莫名其妙地开除季小冬的情况后,当即表示愿意无偿地受理这个案子。
  
  学校要开除季小冬,季小冬本人并不知道。他仍然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在预备铃响之前来到了学校门口。季小冬见同学们在抬头看告示。他也好奇地把目光投在了告示上。当季小冬看完告示以后,他的双眼顿时涌出晶莹的泪花。在周围同学们的议论声中,季小冬强忍着没有让眼泪夺眶而出。他趁同学们没注意,悄悄地离开人群,离开了学校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