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湖

  说着话间,他朝那素帛屈指一弹,一股劲力飞出,即时如刀一般搅动劝降书,使其碎成丝丝缕缕。不待碎帛落地,伊言堂又对准了轻吹一口内气。只见那一团碎帛暴腾,“呼”地一声卷向施罗罗荦。

  舟船的爆响烈度比皮筏上的更猛,其航速也更猛。所有的铁甲战舰都知舟船三角阵的厉害,莽冲莽撞都必将沉覆安平湖。

  攻山的人群初时无阻,待冲到半山腰时,山顶一声炮响。忽然现身出来密密麻麻的官兵和日月教教徒,自山上山下合围了攻山的人马。

  一阵炮击过后,随着一发冲天炮响。合围炮击安平峰的炮声戛然而止。而铁甲战舰则迅速靠近安平峰,从上面跳下无数人杀向山去。这些人有异人武士,更多的是被掳被俘后降敌的神洲国人。

  施罗荦忽觉劲气压体,未及反应过来,那团碎帛已经劈头盖脸悉数砸在他的身上,立时如身中刀,不但头破血流,而且衣袍褴缕,鲜血浸染。他这才如梦觉醒,遮天手伊言堂的功夫不是吹的,而是真的欺天地,惊鬼神。于是手忙脚乱,心中惊骇之际,他急声大叫:

  义吕呆了片刻,嘴角嚅动几下,长叹一声,道:“只有一试了。”

  伊言堂哼哼冷笑道:

  安平峰上的“伊”字大旗下的正阳观里,一场谈判已经接近尾声。

  现在这里的安平湖里,山静波平事不平。因为上百艘铁甲战舰,已经围定了安平峰,无数黑洞洞的炮口瞄准了峰上。只差一声令下,炮弹如雨湮灭安平峰。

  “伊总管,你们先有浒州鼠窜,现有神舰堵窝,败局已定,反抗徒死无益。我们鹰王念你也是雄才大略之士,不计你伤我许多圣民之罪,特遣书让你投降,不失权贵之位。请观吾鹰王之劝降书。”

  而一船被打爆,其他所有舟船就象狼群嗅到了血腥,更加疯狂冲击。

  “班门弄斧,不自量力。少来。”

  话分两头,再说施罗荦回到铁甲战舰上,魁伟如巨人的白头鹰王劈头就问:

  又一声冲天炮响,在铁甲战舰上侍命的异人武士,一个个赛出笼猛虎,狂奔上山,加入战队。一时间,伊言堂在半山腰的队伍被人反杀得落花流水。两支攻山队伍很快合兵,向山头反攻。

  “伊言堂答应我们投降。但只准午时后,我们异人人下山跪行登船,追随我们的神洲之众之必须接受严惩,说什么以儆效尤。”

  站在大厅中间的是一个白发赤脸、蓝眸鹰勾鼻的异人,叫做施罗荦。他正面向一个威严如王者的灰袍老者侃侃而谈: